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nglish
会员专区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会员专区 - 会员动态

吴群:把握战略契机,推进自主可控,担当网络安全的历史责任
来源:中国上市公司协会  发布时间:2016-03-28  阅读次数:121  【打印本页】

 

(根据中国电子总经济师吴群在国防军工产融年会上的发言整理)

 


各位领导、各位同行以及资本界的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能够利用这次机会与大家分享我们关于军民融合、产融结合的一些想法和实践。参加产融结合的类似会议已经很多次了,但此次以亲历者的身份参加,心情还有点激动,目前我们集团正在进行一项重大的资本运作,从中我深深地感到军民融合、产融结合的不易。刚才两位军工界的大佬已经从宏观层面和军工集团层面,介绍了军工集团在军民融合、产融结合上的成功经验。特别是中航工业的吴总更是站在国际视野角度,对国际资本市场上军工企业的上市做了深刻详实的分析,提出了自己一些看法,真是受益匪浅,是一次难得的向军工大哥们学习的机会。

今天我讲的议题相对比较专一,我们集团在此方面探索和实践多年,目前已进行资本运作,这就是网络安全。我今天的内容包括四个方面。

今天参会的投行和资本界的朋友对军工企业都比较熟悉, CEC是在十一大军工企业当中,真正做到军民融合的集团公司之一,在我们的业务当中,军工收入、军工资产规模乃至军工从业人员相对于民品业务都比较低,可能很多资本界的朋友并不十分了解。所以,借此机会我先把集团公司做一介绍。

一、中国电子集团简介

中国电子集团是中央直接管理的53家重要骨干企业之一,简称CEC,自2013年以来蝉联中国电子信息企业百强三甲。中国电子旗下的知名品牌包括中标麒麟、中软、熊猫、长城,以及具有一定国际知名度的AOC 品牌等等。中国电子已经连续五年入围世界500强,已初步具备与国际大企业同台竞争的实力。中国电子旗下有16家上市公司,我们与资本市场一起成长和发展。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一起经历了资本市场的跌宕起伏,当然也受益于资本市场,这里感谢各位资本界朋友对CEC的支持。目前中国电子的资产证券化率还远低于央企平均水平,这主要和我们企业的性质有关,我们一直是个分散式发展的集团公司,我们的上市公司也是有进有退,不断整合和发展。根据2015年预计指标,中国电子营业收入大概在2000亿左右,资产规模约2500亿,员工人数约13万,遍布在全球各地,特别是在欧洲,我们也有很多企业。中国电子旗下并表企业有500多户,直接掌控的二级企业20多户,比较知名的包括南京中电熊猫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华大半导体有限公司,中国中电国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彩虹集团等等。

CEC的发展历程也基本代表了中国电子行业的发展历程,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电子报国。集团公司成立于1989年,和前十大军工集团相比我们的历史并不是很长,但CEC所属的企业有些却有悠久历史,最早的企业可追溯到1936年,可以说是民族电子的一个摇篮。大家可能看过一些历史片子中的军用报话机,还有汶川地震第一个信号的传输都是我们CEC的产品,而且都是军工产品。

第二个发展阶段是信息富国。这和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是一脉相承的。电子行业是中国最早改革开放、最先推向市场的行业,CEC在资本市场的改革发展和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中慢慢成长并逐渐整合聚焦成现在的五大板块:

第一大板块是信息安全板块,这是CEC近几年才提出来的。在信息化时代,CEC作为中央企业,在维护网络安全、国家安全方面义不容辞,我们将通过努力,切实提升我国的信息安全防御能力。

第二个板块是新型显示板块,CEC发展这块业务主要是致力于摆脱我国“少屏”的不利局面。以前,由于国际巨头垄断,电子屏的价格非常贵,随着包括CEC在内的我们民族企业的参与,显示屏、液晶电视的价格已经大幅下降。作为消费者,我们为产品价格下降感到欣喜;但作为生产企业,我们又对逐渐变薄的利润空间深感压力。CEC在显示领域拥有最完整的产业链,最上游有屏的驱动芯片,中间有玻璃基板、液晶面板,下游有排名全球第一的终端产品,显示器出货量全球第一,占据35%的市场份额。

第三个板块是集成电路板块,主要是弥补我国“缺芯”的问题。目前,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还相对薄弱,产品自给率非常低,尽管在中低端产品上具备一定比较优势,但真正高端芯片产品都来自于国外。IC产品已经上升为我国第一大进口产品,进口用汇额远高于石油。根据最新统计数据,2015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出口逆差高达1613.9亿美元。为此,CEC在集成电路业务领域提出要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化,着力打造中高端的芯片。

第四个板块是信息服务板块,这是我们传统产业的调整转化,主要是适应现在的互联网发展,适应产融结合发展需要,要根治无脑、无网络中枢这个问题。

第五个板块是高新电子板块,就是我们的军工电子业务。CEC的军工业务占比相对较小,军工资产基本没有上市,目前上市的部分军工资产主要是由于历史原因附带进去的,而核心军工资产尚未上市。CEC的责任就是为建设先进国防贡献力量。

第三个发展阶段是网络强国。这是“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CEC竭力要做的事情,也是根据国家的战略需求,特别是在信息化、网络化时代,信息安全、网络安全已经上升至国家主权安全的背景下提出来。CEC就是要以国家战略要求为己任,打造一个网络安全和信息化的国家队。为此,我们主要以构建三大系统工程为抓手来实现该战略目标:

1.网络安全系统工程。“十二五”乃至“十三五”以后,CEC竭力通过建立一个自主可控的、安全可信的生态圈来发挥CEC核心能力,服务于国家战略,为捍卫第五疆域贡献我们的力量。

2.显示技术系统工程。目前,我们已经具备比较完整的产业链,后续我们将着重通过资本手段整合和丰富产业链,通过提供CEC核心产品来造福百姓,造福每个需要屏的环节。

3.信息服务系统工程。主要通过把我们传统业务融入到互联网模式下,通过核心模式提炼来提高我们的服务能力和盈利水平,也分享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成果。

二、把握契机,超前布局

网络带给了我们方便,使得世界变得很小,但网络也带给了我们很多不可知、不可控的东西。黑屏事件、棱镜门事件、伊朗震网事件等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大震撼。在信息化、网络化时代,国家、国防安全将如何保证?国家重要经济领域比如航空、金融领域的安全应该如何保证?我国的第五疆域安全将如何保证?我们也扪心自问CEC的责任在哪里,应该做什么。2011年中国电子决定以自主可控的网络信息系统工程为集团公司新的发展战略,开始探讨摸索,打造新的战略能力。中国电子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国家战略和历史的需要,是CEC作为央企的责任担当,是CEC维护国家安全义不容辞的责任。

CEC的转型和改造需要一个重大工程和产业方向的引领,历史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中国电子提出这个战略也有一定的基础,在多年来与国际巨头的艰苦竞争中,CEC也积累了一定的成果。比如我们有自己的数据库,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有自己的服务器,也有软硬一体化的行业解决方案。虽然和IBM、Oracle、SAP、微软、英特尔比,CEC的产品竞争力还比较弱小,但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东西,已经有这个基础。

要启动这样的系统工程非常不容易。2011年,我们刚提出网络安全系统工程之初也非常茫然,而且我们和国际巨头相比差距相当大。我们也在想应该从哪里下手。国家的信息安全产业早已有之,比如杀毒软件、防火墙都可以看作安全产品,但这些都是碎片化的产品,尚没有构成信息安全的产业体系,要想搞信息安全产业必须要有体系,而体系的核心在哪里?我们仔细分析后认为可以在三个方面布局:

1.以基础产业的核心产品必须为主,布局和建立自主可控产业链;

2.以安全监管和维护为主体,构建过程可控的安全服务体系;

3.以某一个环节的工控领域展开工控安全的探索和实践。

经过分析,CEC开始围绕这三个方面进行布局,在“十二五”期间紧紧围绕本质安全、过程安全、工控安全全力铸造网络安全的新长城。具体来讲:

首先,构建以操作系统和CPU为核心的计算机产业链架构,即通过对核心产品的布局和核心产品的研制来为自主可控的产业链奠定基础。经过这四年多的努力,我们已经研制出了飞腾-FT1500A芯片、操作系统和整机三大主产品。通过这三大主产品带动CEC旗下完整可控的自主平台和硬件产品,并且由此推开了应用大门,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国产化生态链。目前这个已经初步做成了。

第二,构建以交换芯片为核心的网络产业链架构。CEC通过重组盛科和成都迈普,并以交换芯片为核心,研制出了自主可控的网络核心设备交换机和路由器。

第三,以存储控制芯片为安全存储。通过私有化一家纳斯达克上市的技术领先企业澜起科技,为适应云计算、大数据需要的自主可控数据中心技术体系提供了重要支撑。

以上这三个架构构成了我们自主可控、自主可信的安全产业链基础。

三、军民融合,联合创新

下面我再介绍一下这几年的心路历程、一些经验和体会。

(一)自主可控的刚性需求

这主要是指军队的信息化系统和信息化装备、网军建设等是刚性需求,以此为出发点,这是不可动摇的。所以,我们紧紧抓住军队的刚性需求作为我们建设网络安全的一个出发点。具体讲,刚性需求有两个方面:

第一,自主可控不走样。自主可控产业链的诞生需要有坚定的信念。对于自主可控谁都不会有疑问。但在推进的持久性、复杂性和艰巨性上,大家认识还不一致,CEC也经历了很难的过程,最后达成高度一致。CEC认为坚持自主可控不能走样。因为未来的战争就是网络化战争和信息化战争,如果做不到自主可控就没有主动权,更没有胜算。同时,对国家关键领域也是如此。所以,坚持自主可控不能走样。

第二,自主可控要守住底线。自主可控的范围很大,CEC不可能面面俱到,但底线在哪里?底线就是后门,一定要用自己的产品锁住各式各样的后门。这个底线我们必须要守住。

(二)联合开放、创新机制

我们坚持自主可控,但在推进的过程中,我们一直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在从事这项事业。

1.成立产业联盟,抱团取暖。目前中国信息安全领域散、小、弱的现状不可能在很短时间内能改变,因此只能抱团,联合攻关,攻克关键环节。在成立的各种联盟中最值得CEC自豪的是工信部自主可控联合攻关基地,CEC也是科技部自主安全创新联盟、教育部自主可控培训中心、科工局自主可控适配中心。CEC联合了200多家企业共同加入产业联盟,不管是竞争者还是盟友,只要是为国产化和自主可控,都可以加入进来联合攻关。

2.开放心态,共同发展。CEC发挥自身优势研发出了一些关键产品,但这些产品不是CEC独享的,我们不搞闭关锁国。CEC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共享信息,共同发展。大家把完整的产业链、生态链建立起来,安全可信的产品和产业链才能形成。

3.联合创新,共谋大局。在构建自主可控过程中,有很多关键点和难点需要集中力量,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各方面共同攻关。我们通过和工信部的联合攻关基地搭建了联合攻关平台,每天都有无数企业在该平台上面试跑产品。通过不断努力,我们的产品从最初不可用,到后来的基本可用,到现在基本好用。这是大家共同发展和共同合作的成果。

(三)军民融合,产学研一体化

做到自主可控,我们是以国防刚需为出发点,我们的研发也以与军队合作为起点。CEC与国内计算基础上顶尖的国防科大合作,合资建立了CPU公司。两年时间内,使我们特定领域的CPU在国内具有可以与英特尔进行抗衡的实力。我们也联合了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地方科研院所等合作,弥补了我们在科研能力的不足,通过与CEC强有力产业化能力和产品生产能力的结合,使得目前的自主可控产品已经达到替代水平。

总之,国内领先的计算技术、包容开放的计算平台、国家的坚强意志,再加上发展前景可期的深厚宽广的军民融合市场,使得弯道超车成为可能。

(四)除后门,封漏洞。

这也是我们“十二五”做的事情,“十二五”期间以中国自主的CPU、服务器处理芯片加上操作系统为主,解决恶意后门问题。但我们知道差距还很远,国防军队复杂信息系统的生态建设任重而道远,地理信息系统的搭建和推广应用也正在攻坚克难中。

“十三五”期间,我们将自主基础上加上可信,解决漏洞问题。把可信技术根植于自主生态之中,抓住安全监控维护和工业控制安全为主题,全力打造自主可信的基础。  

四、借助资本,加速产业发展

 CEC前30年和资本市场共同发展,目前旗下有16家上市公司,之前还退出了2家。在此过程中,我们分享了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成果,CEC未来的发展也将和资本市场紧密结合,共同推进我们的信息安全大业。

(一)联合社会资本,共谋大业

CEC在十一大军工集团中民品占比较大,因此CEC推进混合所有制、核心员工持股等步伐也比较大,未来我们还将进一步探索军工资产证券化以后的员工持股方法等。此外,我们还联合社会基金私有化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与地方政府合作,建立了政府安全混合云和私有云;引入行业的先进企业,无论是民企还是国际企业,共同合作,协作发展。

(二)垂直整合,提高资产证券化率

CEC过往发展中与各路资本密切合作,未来发展中,我们还将进一步发挥这个优势。目前CEC资产证券化率只有55%,而我们的上市数量很多,资产证券化及上市公司重组整合的道路还很长,空间也很大。未来,我们一定会加大推进优质资产上市的力度,进一步聚合内外部资源做优做强上市公司。这几年CEC一直不允许下属企业IPO,这主要是为了推进优质资源向现有上市平台集中。之前,我们不惜退出一家上市公司,去年又私有化一家上市公司,今年将吸收合并一家上市公司,目的都是为了做强做优上市公司,并将发展成果回报给投资者。

同时,我们也一直在探索多种运作手段,加强产融结合。产业基金、新三板我们都在尝试,集团公司的业务有些在培育中,不一定适合主板,但适合创业板,也适合新三板。

我们也将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广泛联合社会资源,发展集团公司主业,这是我们的“十三五”的目标。去年6月17号,我们停牌了两家上市公司长城电脑和长城信息,目的就是打造CEC旗下军民融合信息安全的重要平台,也是把我们这四年来在信息安全重要研究和成果开始推向资本市场,并借助资本市场力量获得进一步发展。同时,我们也注入了两家军工资产。CEC军工资产真正开始走向资产证券化,我们既然已经开始了第一步,那必将会有第二步、第三步。在此,我也借此平台真正发自内心感谢资本市场对中国电子所属上市公司的厚爱、支持和关注。当然,我们现在还没有给新公司起名,暂时叫“新长城公司”,希望继续得到资本市场的支持和关注,和我们一起来做大国家信息安全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