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nglish
会员专区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会员专区 - 会员动态

“国家队”持股超大股东!一带一路急先锋,他们要再造一个特变电工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2018-05-29  阅读次数:1  【打印本页】

特变电工上市21年,成绩非凡,从普通变压器到特高压变压器,再到新能源上下游,到工程总包业务,从偏处新疆一隅到遍布国内外甚至在海外建立生产基地,特变电工走出了一个快速发展之路。新时代来临,特变电工在海外市场开拓,智能制造等方面都有不少计划。

走进特变电工,是花园一样的办公环境,车间里的特高压变压器科技含量十足,这只是特变电工遍布全国产业园的一个。

特变电工上市21年,成绩非凡,从普通变压器到特高压变压器,再到新能源上下游,到工程总包业务,从偏处新疆一隅到遍布国内外甚至在海外建立生产基地,特变电工走出了一个快速发展之路。

特变电工产品应用在一系列重大工程上,输送动力和光明到千家万户,公司已经做到高端装备核心技术与产品的国产化。

新时代来临,特变电工在海外市场开拓,智能制造等方面都有不少计划,日前,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报道组走进特变电工,对话公司总裁黄汉杰。

点击查看 采访札记丨国之重器 人才为要

点击查看 特写丨一封上书促成的大国重器“异地恋”

特变电工未来收入一半来自于海外,就相当于在海外再造一个特变电工,这还需要资本市场进一步的支持。

“一带一路” 推动特变电工再造

王冰洋:特变电工一开始决定走出去是出于什么考虑?

黄汉杰:特变电工是一个新疆的本土企业,做电力高端装备,客观上来讲,刚开始是不被大家认可的,大家觉得在新疆这样一个落后偏远地区,应该更多的是畜牧业等等。所以我们董事长(张新)提出国际和国内同步的战略,向新疆周边的国家中亚地区和中东国家出口,积累了一定的国际市场,同时通过国际市场的拉动向国内用户证明了特变电工的能力,增强了特变电工在国内市场的影响力,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同步的开拓,支撑了特变电工的两个发展。

王冰洋:公司近些年在海外市场进展迅猛,怎么看待“一带一路”?

黄汉杰: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电力供应已非常充分,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为中国装备制造业企业打开未来空间。

特变电工从1997年开始走出去,向世界各国提供能源装备以来,目前我们向70多个国家提供装备和服务,在海外设立了104个海外办事处,外籍员工和常驻国外的员工超千人。

近些年特变电工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在印度建设的特高压输变电的产业基地2014年已经建成,目前印度基地满负荷生产,服务于印度国家主电网和他们各个邦的主电网发展,又寻找到了下一个持续发展的重大市场。

特变电工海外市场累计签署项目已经超过100亿美元,覆盖超过30多个国家。去年年底获建设部颁发中国电力工程特级资质,这样就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多元化、各个电压等级的集成服务。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对于特变电工从国内经营向全球化经营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特变电工的海外销售收入占比达20%左右。我们的目标是特变电工未来收入一半来自于海外,就相当于我们在海外再造一个特变电工,这还需要资本市场进一步的支持。

特变电工应该走技术创新+面向市场需求的精准开发、精准服务,来找到市场定位。

技术创新+面向市场需求

王冰洋:不管在国内参与竞争还是走出去,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这中间遇到过什么阻力,公司如何化解的?

黄汉杰:这方面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在国内竞争的时候,销售输变电的产品特别是高电压的变压器产品很难获得用户认可,公司就邀请客户来现场实地考证我们的技术能力,在上市以后到2000年收购沈变之前都是在说服客户取得其信任。

特变电工走出去是参与全球竞争,刚开始也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和竞争,也面临着很多这样的不信任,大家觉得特变电工只是搞制造业的,怎么可能去搞工程?通过建设自己的电力设计院,积极参与国内外工程建设,通过工程质量来取得客户信任,现在客户已经不会怀疑,因为特变电工承接交付量已经非常多。

装备制造业的企业去做工程总承包和集成服务,要管这个设备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运行,要帮客户负责维护下去,这是我们的优势,而简单做工程总包的企业服务是一次性的,缺少设备和专业技术服务能力。

我们走了一个技术推进和技术营销的过程,逐渐使我们产品的性能、质量、技术得到用户认可。下阶段要解决需求不平衡和供给不充分问题,要围绕着高质量发展,围绕着解决用户的短板、痛点问题,研发更高质量的产品,特变电工应该走技术创新+面向市场需求的精准开发、精准服务,来找到我们市场的定位。

王冰洋:特变电工在实施走出去战略当中,有哪些经验或者心得能够给我们国内相关企业提供一些启示?

黄汉杰:首先,特变电工国际化发展道路始终坚持贯彻落实国家的大政方针,争当“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践行者。将我们的高端技术产品、高品质服务和中国标准全面输出。 

特变电工把帮助这些国家解决瓶颈和困难作为根本出发点,有针对性的提供设计方案,得到了各个国家的认同。

特变电工参与“一带一路”的项目,都是国与国之间的重大经贸合作的项目,有些项目都是国家领导人出席签约和奠基的项目,要建成两国友谊长存的标志性项目。中亚国家本身民俗相通、语言相通,交流也比较频繁。我们在塔吉克斯坦项目的实施,得到了塔吉克斯坦政府能源部的高度评价,所以别的国家能源部也都知道。

“一带一路”要做惠及当地老百姓、惠及当地人民的工作,要尊重当地的文化习俗,为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多做贡献,我们在当地力所能及的开展捐资助学、修建道路,包括改善饮水等等各个方面的民生改善,把我们中国的友谊传播给当地的老百姓。

最重要的一点,还要培育、培训当地的技术工人和技术型人才,很多发展中国家在电网和相关的技术能力方面还是有差距,通过当地技术人才的培养,也为沿线国家的人民带来技术进步和可持续的电力维护能力,要不然我们中国企业帮他建完,过了几年就没有能力维护又会闲置。

特变电工员工在绕制线圈

除了不断技术创新以外,还要跟上现代社会发展趋势,比如生产供应环节使用信息技术,采用机器人、无人化和自动化生产的方式,产品要万物互联。

制造强国 万物互联

王冰洋:特变电工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不单单获得经济效益,同时也维护了国家形象,为国家赢得了荣誉,怎么理解习总书记制造强国这样一个战略布局?

黄汉杰:习总书记多次讲到制造强国,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现在要解决的是好不好的问题,电力装备行业特别在基础性研究、基础性材料领域还有一些短板,需要我们解决。

十几年前中国建设特高压电网还都主要依靠国外的企业,这样我们就非常受制于国外企业,除了成本高,还有就是无法满足中国快速发展的需求。这些年国家鼓励电力装备行业进行集中攻关,我们的特高压技术,从过去500千伏的直流电网都需要用国外技术,依靠国外的厂商,到现在1000千伏的交流特高压,±800千伏的直流特高压,正在建设的±1100千伏直流特高压,都已经完全以国产装备和国内的生产企业为主,我们国内企业一年可以开工几条线,所以中国国家电网这些年的快速进步,都与帮助我们国产装备企业的进步离不开。

下一步电力设备行业需要解决能源结构转换带来的新需求,要适应光伏、风电占比不断增加情况,提供更高质量的能源服务,国内各个企业进一步研发推动来实现这一目标。

制造业是我们国家的根基,解决就业最多。中国的电力装备近些年的进步,其实就是跟国际一流的企业同台竞技取得的结果,中国电力装备领域开放的比较早,中国的电力装备企业已经全面的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

习总书记提出“中国制造2025”,中国的制造业未来要升级,除了不断技术创新以外,还要跟上现代社会发展趋势,比如生产供应环节使用信息技术,采用机器人、无人化和自动化生产的方式,产品要万物互联,跟国家正在发展的智能电网结合起来,使产品运行数据能直接跟电网调度互联互通,实现远程诊断、远程维护,甚至预防式维修,可以一年不用维护一次。

特变电工转型发展必须要坚持对现有制造业的改造提升和技术进步,要在产业链价值链的高端来谋篇布局,我们要做集成服务,从电力工程的设计、方案的选择、施工,到产品的安装、调试、长期运营维护,一体化提供集成服务。

特变电工通过生产高附加值产品,建立自主配套能力,来解决两头在外的问题。

差异竞争 克服劣势

王冰洋:公司地处边疆,远离销售市场,在快速响应客户需求、降低运输成本这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和做法?

黄汉杰:这是新疆企业都面临的问题,我们与内陆省份距离比较远,长期以来,新疆的制造业企业都面临着两头在外的问题,原材料都要从内地厂家来采购再生产出产品,再把产品卖往内地,两头在外,还经常受制于铁路运力、公路运力的限制。

特变电工把产业布局到中国各个大的区域,能够保证我们就近服务,就近采购和运输。但新疆的工厂也还是受这样的影响,新疆与8个国家接壤,新疆工厂就围绕这些临近国家服务,把劣势变为优势。此外,特变电工也有意识的通过跟政府招商引资合作,把一些过去内地采购的原材料引入到新疆生产,比如铜、电解铝,同时特变电工还对一些影响质量的关键环节做内部配套,比如大型产品油箱的加工,电磁线的加工,特变电工建立自主配套能力,来解决两头在外的问题。

此外,特变电工新疆工厂走差异化竞争的道路,提高产品附加值,比如在整流变压器、铁路牵引的变压器,这些产品附加值高,对企业的影响会降低到最低。同时公司还得到新疆铁路部门和交通运输部门的大力支持,在专业化运输的协调和保障以及运费优惠方面,政府也给予了大力支持。

王冰洋:对中美贸易战怎么看,汇率问题怎么解决?

黄汉杰:特变电工每年在美国有有3000万美元左右的销售收入,目前还没有受到影响,我们认为美国电网的改造也需要从世界各国采购相关电力装备。随着特变电工国际业务规模越来越大,汇率对利润的影响也在加大,去年汇兑损失3.1亿元,而2016年汇兑收益2亿元,一正一反就影响5.1亿元,占我们当期报表利润的25%。

我们也吸取了去年的一些操作上的教训,加大对远期汇率的锁定和管理,适度扩大其他币种的结算,正在执行的老挝项目以全人民币结算。此外,要加大美元负债,通过负债实现对冲,但客观上来讲,要实现汇率成本的管控还有一定的困难,主要就是我们的工程工期、周期比较长。今年一季度不可避免的还受到一些影响,但影响幅度已经在缩小,中期会管控得更好。

王冰洋:有“国家队”之称的中央汇金、证金公司及其资产管理计划近年来持续增持,合计持股远大于大股东,公司对此怎么看?

黄汉杰:我们也关注到汇金公司等账户持股比例之和超过大股东,我觉得这反映了“国家队”对特变电工的认可,也感到荣幸。我们要继续做好自身工作,给投资者做好回报,特变电工上市21年市值已经300多个亿,坚持为股东创造价值,特别是近些年来坚持每年现金分红,今年还相对调高了现金分红比例。作为一个老上市公司,长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帮助和支持,特变电工会继续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的总体要求,把制造业进一步做精、做优、做强、做先,加快科技创新,加大智能制造的力度,加快两化融合和中国制造2025在特变电工进一步的实践,获得进一步的竞争优势。